矮小症的患者快快成长
作者:nydermyy   来自:院刊  时间:2017-07-21 10:22   文章点击率:
 

 

 

  他们因为种种原因个子比正常孩子矮,他们渴望长高长大,他们有比别人更多的成长烦恼。他们中的很多人吃遍了增高产品、补药,却恰恰因此将自己最后一点长高的希望断送。他们就是受着矮小症困扰的孩子。

  矮小是由很多原因造成的,随着目前社会疾病谱的改变及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矮小日益受到人们的关注,矮小症是指低于同种族、同性别、同年龄的平均身高减两个标准差或第三百分位以下。

  人体的生长是一个复杂的生理过程,更是由一系列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。主要的原因有遗传因素、代谢疾病、内分泌系统以及营养缺乏等,这些都可影响儿童的身高而致矮小。

  因此对身材矮小的儿童,家长应该带孩子到正规医院做系统检查,找出病因,对症下药,而不能盲目滥用广告药物,致使孩子失去骨骺生长的最佳时机而致终生身材矮小。因为所谓的长高产品不仅不能让孩子长起来,还可能会使孩子的骨骺提前闭合,丧失长高的最后一点希望。

谈到矮小的原因,主要分为非疾病性和疾病性两种。常见非疾病性矮小有:家族遗传性矮小、体质性发育迟缓等。它们的共同特点是:出生时往往矮小,但生后生长速度正常,身高始终低于正常人。
    对这些孩子促进长高的处方,应该是营养、运动、睡眠和疾病的防治。充足的营养是长高重要的物质基础,蛋白质、钙、锌等是人体重要细胞组成成分。纵向运动尤其是长期锻炼能促进人体自身分泌更多的生长激素,也就长得更高。充足的睡眠也能使生长激素分泌更多,因为生长激素是脉冲式分泌的,分泌高峰往往在晚上深睡眠时出现。自古以来就有“能睡的娃娃长个儿”的说法。但是这部分孩子中大约有30%的人到了青春期始终未出现“追赶生长”现象,至成年时身高仍矮小。因此,及时进行增高治疗可能是有效的。
    常见疾病性矮小有:营养不良性矮小、生长激素缺乏症、真性性早熟、晚发性甲状腺功能低下、先天性卵巢发育不全、软骨发育不良、严重佝偻病、先天性心脏病等。这些疾病的共同特点是增长缓慢,年身高增长值低于同龄标准,表现为随年龄增大身高与同龄儿童差距逐渐加大。常见疾病性矮小,有的因为智力正常,在班上学习成绩尚好,故未引起家长、老师的注意。对这些孩子要及时就诊,尽早明确诊断,绝大部分通过治疗可以使孩子生长到理想高度。

 

面对增高药 慧眼最重要

由于当今社会在许多选择中都对身材高矮有一定的标准,所以长高药有广泛的市场基础,市场潜力很大。在巨额利润驱使下,各种增高方法如雨后春笋,不断冒出来,并且还都扛着高科技的旗帜。人们之所以容易听信他人的游说,是因为缺少必要的医学知识,对于增高,在认识上存在很多误区,以下介绍三种常见的有夸大嫌疑的增高手段:

第一种是夸大营养品和仪器的增高功能。

例如增高鞋垫、增高仪器、增高钙品等等。其实补钙和增高是两回事,它只能配合生长激素一起使用,所以保健品是解决不了增高的问题的。
    
第二种是不负责任的宣传甚至是有害药物。

比如用性激素治疗矮小症,虽然它在一定程度上能够促进身高增长,但它还会促进孩子的性早熟,让仍然有生长潜力的孩子过早的停止生长,这无疑是揠苗助长。
   
 第三种是断骨增高。

坦率的说,断骨增高是目前成年人增高的唯一有效办法,但对还处于生长期的孩子并不适合。而且,虽然手术可以做,但现在由于利益的驱使,断骨增高手术有被滥用的迹象。所以如果有这种想法的朋友最好事前先了解一下手术机构的资质,看是否有国家有关部门的许可。
    最后,由于目前我国对矮小症治疗还处于初级阶段,再加上现在国家还未出台一个明确的规定,所以增高市场还有些混乱,相信在不久的将来,随着政策的不断完善,媒体的正面宣传与引导不断加强,公众认知能力的不断增强,矮小症治疗会逐渐规范起来,更多的矮小症患者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。

药用生长激素的发展史

  自从明确了侏儒症是由于体内缺乏生长激素,人类就在努力寻找替代治疗药物。从1958年人垂体生长激素应用开始,到今天利用基因工程技术合成,生长激素共经历了以下发展过程:

  1、第一代生长激素(20世纪50~70年代):临床上最早应用的生长激素是从人脑垂体中提取的,20世纪50年代末开始用于儿童侏儒症的治疗。由于生长激素的产量很少,接受治疗的人不多,即使治疗也常因药源稀少、剂量不足或疗程短暂等原因,导致最终身高达不到正常水平。在1985年,有4例使用该生长激素的患者发生了严重脑病,因此该制剂被欧美等主管当局命令停止使用。

  2、第二代生长激素(20世纪80年代早期):用大肠杆菌包涵体技术合成的生长激素,含有192个氨基酸,比人垂体生长激素多了一个氨基酸,抗体产生率高达64%,影响治疗效果,因此被淘汰。

  3、第三代生长激素(20世纪80年代中期):在大肠杆菌基因表达技术基础上,应用物理化学方法将192个氨基酸N端的蛋氨酸切除。

  4、第四代生长激素(20世纪80年代末期):哺乳动物细胞重组技术合成的含有191个氨基酸的生长激素,比第二、第三代生长激素更接近天然。但该技术可能引入一种病毒,该病毒仅存在哺乳动物体内,也就是疯牛病的病原体,同时由于该项技术成本高,收率低,目前仅被少数生产厂家使用。

  5、第五代生长激素(20世纪90年代):用大肠杆菌分泌型基因表达技术合成的生长激素,产物直接分泌于菌体之外。其氨基酸含量、序列和蛋白质结构与人垂体生长激素完全一致,生物活性、效价、纯度和吸收率极高,在最大限度降低治疗成本的同时确保了产品的安全性、有效性和稳定性。该技术目前被国际上大多数领先的生产厂家所采用。

  在2005年以前,国内生长激素的剂型均为冻干粉针剂,使用时加入注射用水溶解,在每天临睡前30分钟至60分钟皮下注射。由于许多孩子害怕打针,因而患儿的依从性比较差。

  目前,国内已有生产厂家上市了生长激素水针剂,该剂型的出现消除了溶解药物给家长带来的不便和担心,使患儿的注射剂量更为准确,疗效更有保障。

  同时,中美联合研制一周给药一次的长效生长激素,将一周六次的注射给药变成一周一次,可显著减少患儿打针的痛苦。

  此外,口服生长激素在国外已经上市,口服生长激素的出现将是生长激素发展历史上一项革命性的进步,其给药方式和药物体内代谢过程将得到彻底改变,从而使生长激素的给药变得无痛而简单。家长和孩子再也不会为每天打针而发愁,因而必将大大拓宽生长激素的应用范围。